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庭乱伦 > 今夜谁与你同眠9

2021-02-08 02:07:12


梅雪也惊喜万分!

但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,梅雪也不想现在就停止这种令人耳赤心跳的淫縻气氛,便靠在我的胸前,羞涩地说道:“干爹。你让我们怎么感谢您!”

“这语气不够!没有诚意的感谢!”谢总假装不爽的语气。

“……您让……我怎么感谢你。”梅雪娇涩不堪地说出这句话来,说完便半摊在我怀里了。

我听到这话,索性把梅雪放倒在床上,掏出鸡巴就准备去插。

洞口的淫水已经多得泛澜成灾了!

听筒里继续传来谢总的声音:“这才对了!这才是我的好女儿!你……你和小许商量一下,你能不能在你们的新家,先住上个年把的?”

“小许就在边上呢……一年时间,你可真贪心!……人家同意接受你的心意了,但不同意小许去外地。您给他提个总部什么部门的正职,就行了。他要走了,谁来管我们家小孩呢。”

一方面是孩子,一方面是梅雪,我还真怕梅雪变了心!再说有一套一百多万的住房,还愁什么呢?我也点头示意同意。

“这可有点难度,得给我点时间。不过你这个方法更好,小许和我们同住,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要多开心就有多开心。”

“干爹!是你和我们同住!”

“好!我确实也得时不时回去一次,要不然我老婆那边没法交待。”

“看你的吧……”

“小许能接受吗?他可别气坏了!我倒没什么。”

“我老公人好,对你宽容大度,不和你计较。你要好好回报他啊!”

“他好,我就不好吗?”

“你就坏!你是大色狼!我可有点怕你,我想让老公在身边保护我一下。”

“在身边保护?那我在哪儿?”谢总的声音中,透出急色攻心的十足淫劲来。

“……你在……在人家身上呗,傻瓜!”

梅雪颤抖着,再也控制不住,在淫秽至极的氛围中,娇嗔佯怒地把电话挂了。

“别干得太狠!”梅雪央求道。

“我知道,我不会伤着你的。”

“……不是,我是怕后天晚上,还不知他会怎么玩我……我得多留些应付他……啊!你好狠这一下!”

“你喜欢就行。”上身传来的刺激使我控制不住地要把鸡巴插进去,但为了梅雪的身体好,同时也为了后天给谢总那个老淫棍多留一些我爱妻的淫水,只好慢慢地将鸡巴拔了出来。

“我替他谢谢你。”梅雪小心翼翼地说道,生怕伤着我什么。

“‘他’?”

梅雪眼里柔情流转地看着我:“我要和他同居一年呢,从后儿起,他不是我的法律老公,也是我事实上的老公了。我叫‘他’,你就别吃醋了。”

“委屈你了。”一想到梅雪以后可能要穷于应对他的操屄,我心里也不禁有些难受。

梅雪附到我耳边,声音极淫浪地说道:“以后我当着你的面叫他老公,可以吗?”

“好的。”我声音有些发颤。

“我肯定会喜欢上他的鸡巴的,……就怕你难受,不过我会找时间和你做。”

“我没事。一年以后他也该退休了,我们只要把房子拿到手,就不用再理他了。”想到这一层,再想到以后梅雪每日在我眼前和他恩爱欢愉,我心里不由地一阵阵悸动:这将是怎么样的艳情与伤害啊!

“他不会天天让我玩的,每周我给你一两天时间,好不好?哦!好舒服!”

“行,他来当大老公,我当二老公。只要他回来,我就让给他。”

胸前的刺激就非常强烈,再一想到包容我鸡巴的那双阴唇,以后每天都可能含着另外一根大鸡巴,异样的冲动使我实在忍无可忍。

“他后天才能回来,明天你……最好也别,我得把淫水都给他留着。”看我脸色有异,小梅羞笑着解释道,“人家是怕不够他弄的……你不是说他能把女人弄得潮吹吗?……我也想让他弄到那样子一次……一股一股地往外喷……爽得死去活来的……好不好?我的小宝贝?嗯……你就理解理解人家吧!”

“……好吧!小浪货!!!”

一想到我的爱妻,梅雪,此刻真正地渴望着一丝不挂地任他操弄,还淫态百出地被他干到潮吹的地步,我再也受不了了,没有任何的摩擦,鸡巴便一跳一跳进入发射状态!

“我想让他插我,想死我了!啊!!!插我一年!你和我一起住!你住隔壁,保护我……好让我和他天天共渡爱河!”

“啊!小贱人!!我射了!!!”

十四 幼女与熟女十四幼女与熟女谢总从广州过来的时候,还带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中学生过来,据他说,这是他朋友的女儿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那个女孩只有16岁。

梅雪只扫了那个女孩一眼就知道,那个风华绝代的女中学生一定是个百年一出的小妖精,谁跟了她都要夭寿的。身高不到1米6,长得极为端正,腰身细细的,一副永远的笑模样,见着我们就叫叔叔阿姨,巧笑倩兮之时细眼弯弯的,一口整齐的牙齿,说不出地可爱。

当听到那个叫刘银的女孩叫谢总干爹的时候,我和梅雪对视一眼,仿佛明白了什么,但还是不敢相信。

那个女孩却依然笑的非常纯情。她再叫我叔叔的时候,谢总便不答应了,非要让她叫我声哥哥,那个女孩马上改口,甜甜地叫我了一声“哥”,并暧昧地向我挤挤眼。

梅雪和梅宁都是美女,按理来说我还算见过世面的,但当时真傻了,这样的女孩,调教一下简直就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小尤物啊!

谢总坦荡而又慈祥地笑笑,转脸对我道:“小许,你不累的话,就带着小银出去转转,她是第一次来南方,前两天主要是我陪着她在广州玩,在这儿,我就把她交给你了。你一定要让她开开心心的,小银,听哥哥的话,哥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。小梅,我们上楼吧。”

梅雪气得脸都白了,却又不好说那个女孩,只是狠狠地瞪了谢总一眼,又白了我一眼。

梅雪一开始见谢总的腼腆早就一扫而光,现在的神情简直冷得要结冰了。她抿着嘴唇看看我,沉默中用手捋捋刘海,然后低下头只看着自己的脚尖,根本不在意谢总对她态度变化的大吃一惊。他压根就没想到梅雪是一个基本上生活在幻想中的女人,不见面还可以意淫到高潮,见了面,也许连微笑都懒得笑。她只喜欢美的东西,可谢总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发掘不到美的意蕴了。

我内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。刘银眨巴眨巴眼睛,拉起我的手,笑着对梅雪说:“阿姨,要么我们一块儿出去转转,让干爹先回房歇一下午。”边说着边伸出另一只手做势要拉梅雪,那只温柔的小手又凉又干爽,一种莫名的感觉让我满脸发烫,当着梅雪的面,我心虚起来,不由地将手挣开来。

梅雪好象意识到我心里已经有毛毛的罪恶念头了,她狠狠地看看我,又斜眼打量了一下站在我身边的她,不客气地对刘银说:“你还是中学生吧?大过节的为什么不在家里待着?你叫我阿姨,就不能叫他哥哥了,他都32了,应该是你的叔叔辈了,你爹妈没教你这个?还有这位老伯伯,都快60了,你该叫他干爷爷。”

刘银飞快地扫了一眼略有点难堪的谢总,又打量了我一下,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一样,装腔作势地说道:“阿姨,你不也是他的干女儿吗?再说,现在都把人往年轻里叫呢。要不我就叫你姐,不就行了。他是帅哥,你是靓姐,那位是老帅哥。嘿嘿!”

梅雪死死地盯着刘银看了半分钟,刘银摆出一幅乖乖相,从我身边立正对齐一样地碎步挪动开来,假装很无奈地看看我,祈怜似地看看谢总,又好象很害怕地偷眼看着梅雪,谢总和我本来都很紧张,看到那张美得让人心颤的笑模样,扮出一脸的怪相,又不觉放松起来。

天啊,谢总从哪儿找出这么一个脸蛋纯洁得象天仙、身段妖媚得象魔鬼、小屁股……翘翘得诱人强暴的混世小宝贝!

我这才理解,有时候“恋幼”真是不得已的选择。如果她是我的亲女儿,我非得崩溃掉。可是,谢总找到这么个宝贝,自己玩玩也就罢了,这么明目张胆地带着这样一个干女儿,来会另一个干女儿,也太不合逻辑了呀!

我过了半个小时才想明白,那个女孩不仅是他以物易物用来交换梅雪、补偿我的精神伤害的,同时也是他用来离间我和小梅的感情的,他既然想长期占有我的妻子,一定希望得到她的爱,现在带这么个小女孩来,表面上看,只会让梅雪对他印象更坏,但实际上,梅雪已经同意被他占有了,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,而让这么个小妖精来勾引我,当然梅雪会在心里对我心生怨恚了。再后来我才明白他是一箭三雕,那个小女孩根本就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东西,我时不时和她在一起,他就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小梅了。

如果能玩一玩这么鲜藕一般又脆又可口的的女中学生,一定会有着无法形容的犯罪般的快感。谢总的性取向看来更趋向成熟的少妇,尤其是别人的妻子。后来有一次小梅不在家,我和谢总喝得有点高,两人交流时提到这个刘银,谢总对我的迷恋深不以为然。

“那个小东西,只是脸蛋子好看,身子差远了,胸脯平平的,哪象你的小梅雪,肉乎乎的,两个大奶子鼓鼓胀胀的,越抓越过瘾。还有那个肉洞洞,你老婆那里又紧又有弹性,一搞就能搞出好多水来,昨天晚上我又上了她三次,搞得她呼天叫地的,那叫一个美!”

“谢总,你是熟女爱好者。”

“你是个恋幼癖。”

回来再说当时的情形。梅雪气得一股邪火发不出来,可是表面上又不能显出让一个15、6岁的小女孩弄得无计可施的样子,只好冷冷地对我道:“我想先出去走走,你陪不陪我?”

我无奈地看了一眼谢总,暗示梅雪:且不说我们原来的献妻方案,我毕竟是给谢总来打前站的,终不能扔下他不管吧。

梅雪无奈之余,只好扔下我,再不看我们三个人一眼,独自扬长而去了。

我这边又遇到更大的难题:谢总悄悄地对我道,让刘银和我一起住,他和小梅住一套,可不可以?

虽然三个人在电话里都讲开了,但小梅对这件事反复不定的态度,让我一点把握也没有,因为凭我的直觉,小梅对谢总是一点好感也没有的。直接换房间,万一梅雪突然抵死反抗,我可真的会赔了夫人又折兵,丢脸都是小意思,谢总一定会治死我的,因为这事说出来太下流了。

我和谢总呆着脸,都不好多看对方一眼,人性的猥琐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刘银无所谓地戴上MP3,摇头晃脑地哼起了歌。

到了房间门口,我的主意已定。附在谢总耳边,把想法和他一说,他连声称好,然后,便和刘银进了原来给他们订好的隔壁套间。安顿下来之后,我们三人又一起去了饭店的酒巴,喝了点酒,然后刘银嚷着要去唱歌,谢总给了她几百块钱,她向我招招手,甜美地笑一笑,就走掉了。

我和谢总再回脸对视,在酒巴昏暗的灯光下,我俩各自一怔。

我不知如何形容揭开伪装性的虚伪笑容之后,人与人在对视中直接洞彻对方心灵的感觉,应该混合着尴尬,仇恨,狂怒,怜悯,悲哀,欲望,绝望,一切人类想掩饰的东西。

我低头呷了一口酒,正觉得别扭时,谢总不到一秒钟就摆脱尴尬了。他把鞋子一脚踢掉,又把腰带稍微松一下,我的眼光不觉移到他的裤裆处。

谢总注意到我的眼光,嘿嘿一笑,隔着裤子拍拍他的家伙:“就这个东西,把我们整个时代搞得虚火上升!”

“害人啊!”我心的话,要怨也怨不了时代啊,只能怪你自己。

“晚上要用她搞你老婆了。”

他怪里怪气地看着我。

我的小腹腾地就升起一股炽热的情欲之火:好好操她。操死我老婆才爽呢!

“不过你也别难受,刘银这个小丫头很不错吧?”

“嗯,就是太小了点……有点象犯罪。”再转到那个小刘银身上,我心里的邪火有些压不住了,不过说这话时我的脸色还是红了红。人就是那么虚伪啊!

“就是犯罪才爽呢。”他牛喘着粗气、表情下流神色隐晦地对我道:“刘银刚被我破处,还嫩着呢。”

我也放自然了一些,附在他耳边声音极低地问:“是个鸡?”从气质上来说她还真不象鸡,但从行事上来说,却比鸡还放得开,这也是我纳闷的一个地方。

谢总摇摇头:“真是我朋友的女儿,娘早就不在了,老爹出国之后,先是让我管个半年,后来又来信说混得不行,不管她了,说我女儿不是四年前车祸没了吗,就算把她过继给我了,后来我老婆死活也不同意,说看她长得象妖精,又说我老看她不该看的部位,非得撵她走,她也实在没办法,我就给她钱,然后上了她。”

“谢总,你真是英雄胆色,要我,可不敢。”我谄笑道,心里开始心疼起那个小东西来,看来也是生活所迫啊!

“妈了个巴子,你小子和我多练练就行了。怎么,老婆是不是还是有点舍不得?是不是还有点别扭?”

“操,连我这人都是领导的,老婆你就看着使,不,看着操呗!”

“好,我这人最喜欢操别人的老婆了,你别装,我知道你舍不得,你越舍不得,我到时就越操得来劲,你说我坏不坏?”

“坏,你坏得我无法形容了,我得拜你为师!”

然后我们俩一起放声大笑。刘银正好跑过来拉我去唱歌,看着刘银脱下外面的小皮衣,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的娇俏模样,幻想她光溜溜的小身子在我的身下娇吟连连的样子,我激动得不行。

“说什么呢?”

“从现在你别叫我干爹了,我把你正式移交给你许哥,他包你上到大学没问题。”

“说得好难听,什么叫移交,什么叫包,好象我是个什么东西似的。”

刘银已经坐到我的腿上,依旧是一幅笑模样,但眼神突然冷了下去。

谢总眼皮都不抬,阴阴地说道:“别有什么意见,我还算对得起你。”

“谢谢你这一年多的关照,不过我更感谢你太太。”

“我本来还想找套公司的招待房让你住个一年半载的。”

刘银也不再理他,将温香软玉的小身子贴紧我,脸轻轻地蹭着我的脸。

“许哥。跟我去唱歌吧。”

我差点没呛到,连忙躲开了。虽然刘银没穿校服,但是发育还没完全的身体任谁一看都知道是小女生。

我注意到刘银说话时有个特点,好象一般人说话都是用气在声道里发声,而她则要分出一部分气体经过鼻腔,显得很嗲,有点奶声奶气的意思。

直到这个小东西在我的身子下面叫床时,她也是习惯用鼻音发声。

谢总说要休息一下。我便和刘银进了包房去K歌了。

唱了一会歌,谢总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是让我给刘银再开一个单间,她再住他那里就不合适了。

我只好带着刘银找了另一层的一个单间。

刘银说房间里热,要换一下衣服,让我去把她的箱包和洗浴用品放到浴室。

我把刘银的衣物归置完,把再回房间一看,吓得我差点不敢正眼看她了。刘银把毛衣和衬衣已经脱去,正在脱下面的秋裤。

她上身只穿一件很破的小背心,里面的乳罩已经解去,刘银看我死死盯着从背心上的两个又尖又翘的小点点,突然有点不好意思,扭着小身子红着脸问我:“是不是这样很刺激人?”

尽管里面漏出无限春光,但我还是有些伤心,可怜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啊:“你跟他要钱买MP3,还不如买件内衣呢。”

“MP3是我急需的,这件衣服外人又看不见啊,破一点又有何妨!”

刘银边说边脱掉秋裤,露出两条均匀苗条的大腿,大腿的皮肤轻薄到可以看见青色的血管,小腿、脚踝和套着少女小白袜的小脚更是美的不可方物。我干咽了口唾沫。

我偷眼扫一下她的小裤裤,似乎是半透明的,可以隐隐看到里面的阴毛,实在令人欲火难禁,我咬着牙拼命克制着。

“别嫌臭,帮我脱一下袜子。”刘银边说边风情无限地躺倒在床上,还娇慵无限地伸了个懒腰。

“脱啊!”她那幅笑模样真是迷人。

我再次干咽口唾沫,暗骂了句小妖精,脱下她那只散发着迷人体香的袜子。

刘银突然抬起脚送到我的面前:“臭吧,嘻嘻。”

我智商一下子降到七十以下,抓住她香香的性感无限的小脚丫,轻轻亲了起来。

从脚掌到脚心,最后是小脚丫着,然后我用嘴含住其中的几只,反复舔着。

“亲一下可以,别亲坏了,我还小呢。”

刘银妖冶动人地侧过身子,伏到床上,将被角拉到脸上,口里发出腻人的笑声:“痒死了……嗯……痒死了……别亲那儿了……哈哈哈……别亲……痒……

亲别的……随你亲……亲哪儿都行……好哥哥……亲死我吧……啊……痒……你喜欢亲就让你亲个够……亲死我吧……”

刘银的手慢慢地开始抚摸起自己的娇躯来,轻笑声也早变了性质,类似于呻吟了。

我放过她的小脚,开始亲她的小腿,慢慢地,一寸寸地向她的大腿亲去。从外侧一直亲到大腿内侧,然后就到了香艳的腿根处,那块薄薄的丝料后面,隐隐地好象暗下去一部分,湿了!

她突然收起腿,一下子抱住了我。

“我想给你,你长得好帅!”

“我……我都32了……”

“怪不得有种成熟的风度了,我喜欢。真的,我一见面就喜欢。”

“谢总怎么回你说的?”

“他说……他说……他不能管我了,但他可以让你管着我。”

刘银不愿提“包”那个字。

“我可以管你啊,那是多大的福份,你长得很漂亮。”我是真心话,这个异花初胎的绝色小女孩,绝对可以比得上日本AV片中最美丽的“中学生”。

“我想给你,就现在,行吗?”

“嗯……什么……我还有点事……我真得回去了。”我整整大她一倍啊!

“喂!你等一下,……你包不包我?”刘银的慌乱不象是装出来的,一急之下提到包这个字,看来也是窘迫到极点。

我想了一下,对她道:“我每月会给你五百块钱。但我不会动你。”

“骗小孩的吧……为什么?你不喜欢我?”刘银看我的脸色,意识到我是当真的。

我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,才说道:“我理解你为生存做出的努力。”说完这话,我自己也有些伤心。

刘银突然起身抱着我哀哀地哭了出来。她的哭声很细,也更让人心乱如麻。

“别哭了,我得回去了,再不回去,我怕要做对不起你的事了。”

“有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,说什么都晚了,你们这些大人把一切都毁了。”

我心里一酸,便捧起她的美丽绝伦的小脸:“对不起。”


刘银突然收拾起哀容,扭过脸,斜着眼轻轻地对我道:“你还是包我吧。你不包我不行啊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刘银迟疑了半天才轻声说:“五百块钱,我连房租也交不起啊。我老爸出国前,把所有的都卖了,包括房子,说过两个月就接我。他妈的过了两年了都没个信。除非我现在选择流落烟花巷,要不就象一些小女孩一样举个牌子在大街上求人施舍学费。不过谁信啊。”

“那就一千五不就行了吗?”我故做轻松地说道。

“傻瓜,你也不象有钱人的样子,你月月给我一千多,我不以身相报,你不亏死了吗?今天以前,你根本就不认识我啊。我也不逼你了,你告诉我实话,你一个月挣多少?有几万吗?”

“有。”我想起上个月的工资条被我撕得粉碎的情形,不,一个月挣个四五千,我根本不能过上一种有尊严的生活。

这个尊严和我们从小到大所学的定义完全不是一回事,它的定义,照我的理解,只有一个,那就是在现实生活中的尊严。

“那就行了。…其实,说实话,我被他开了苞之后,已经有些喜欢那事了,你明白吗?”她慢慢地将我的手引到她的下体。

“有些喜欢,还是很喜欢?小骚骚?”我实在忍不住了,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。

“很。”她垂下头去。

我刚刚忘情地将刘银放倒在身下,同时解下自己的衣物。

“我很淫荡的,别看我只有十六岁。”刘银在我耳边喃喃说着。

“嗯?他才干了你多少次啊?”

“十几次呢,我每一次都要被他操到高潮!”

“我一定要让你再爽到高潮。”

“帮我脱掉吧。”刘银开始发出动情的娇喘。

我把刘银脱成一个小白羊,果然是幼女啊,用肤若凝脂形容都不够了,皮肤的触感象是一袭月光、一片清泉一样,清凉芳馨,再品品她的小舌头,又滑又解渴。刘银不断地将她的香津渡到我的口中,好一会才问:“好哥哥,好吃吗?”

“你再说一遍,你说话真好听。”我一面说着,一面开始抚摸刘银刚刚发育的小乳房和小而精致的乳头。

“好哥哥,我的乳房是不是很小啊?”

“你还没长成人呢。而且我喜欢小的。”

“那个老混蛋说得多让能男人摸才能长大。他老爱掐我拧我,疼死我了。”

我怒火中烧,这个谢总真不是人揍的!我开始担心晚上小梅的处境了。

我开始只是用舌头轻轻地舔着。刘银给我弄得满脸红晕,嘴里开始发出细细的呢喃。

乳头微微翘了起来,我再用舌头一圈圈地扫着她的乳晕,偶尔才问候一下她开始发紫的乳豆。最后连乳晕也鼓了起来,托着上面两块鸡头嫩乳,沾满了我亮晶晶的唾沫。

“哥……你好厉害……我又麻又痒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刘银在床上两只腿动来动去,脚趾也盘来盘去,好象怎么样都不舒服。

我傻傻地问:“你真的很舒服?”我不知道小女孩对此的反应是否和成人一样。

“傻瓜,当然……傻瓜哥……你摸我下面就知道了啊……”

“我真笨。”我边说边将手摸向刘银鼓鼓的阴户。

她的阴穴和别人真是略有不同,位置更靠上一些,阴毛也稀稀的,翻开阴唇看看,阴蒂和小梅的比,更外露一些,里面的淫水已经有满满一泡了。真是极品啊。

我轻轻地揉搓起来。直到里面亮晶晶的淫水流满我的手心,刘银的反应非常积极,用奶声奶气的鼻音发出短促的呻吟声。

“哥……哥……你以后多疼疼我……我好想有个哥……”

“以后我就是你的哥了。”

“哥……我难受……”

“怎么难受?”我不断地用手扣着她的阴蒂,但潜意识里还是不敢用手指侵犯她的肉洞洞。那可真是造孽啊。

“傻瓜哥……我……我想你……那个了呗……”

“要不这样,刘银,我等你十八岁后再和你做,行吗?”我拼命地克制着,鸡巴却下意识地挺到她的洞口。

刘银格格地笑了起来,她笑的样子简直迷死人!我忍不住又去亲她。

“傻瓜哥,你真好……我里面有些痒了…再说,你那个小弟弟顶着人家……

下面象要烧起来了一样……”

我暗叹一声,轻轻地将鸡巴头顶进去一部分,但没有深入进去,只是让刘银暖暖的阴唇包着龟头。

刘银极度渴望地轻叫一声:“哥你占有我吧!”

“小妹子,你太小了,我怕真不合适啊……”

我不是怕法律制裁,我只是怕太伤天理了,她是不得已才把自己给了谢总啊,如果她的家庭很正常,她应该是一个天天把超女挂在嘴边的花季小女生啊。

“那我要奸你了!”

刘银气得翻身一坐而来,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,然后便骑了上来。

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,和她简单而又美好的性爱让我体会到什么才是轻松驾驭,我必须得不断地分神,才能抑止住要射精的冲动。她滑滑的小肉洞夹得我的鸡巴爽得不行,而且她还不时地俯下身来,将她口中源源不断的甜美香津渡给我吃。

“我要用我的水把你这个操劳过度的中年老男人给滋润过来。”

快到最后冲刺激的时候,坐在我身上的刘银更加放浪不堪:“哥……我好舒服……哥啊……你要常疼我……我就你一个亲人了……”

“妹子以后的小洞洞只给你一个人,一辈子都只给你一个用了……”

“哥……妹子要你射进来,把老混蛋的给冲洗掉……哥……你射进来……我的小花心要你灌溉啊……”

她突然不说话,也不再上下起坐,只是将鲜嫩的小屁股压在我的下体上,里面的花蒂拼死地磨着我的马眼,表情极度难受,足足要二三分钟上,盘盘的穴肉突然开始抽抽起来,象上了发条一样,花心里有块肉突然变成章鱼的吸盘,死死地吸住我的龟头,然后就觉得她那块魔肉中心慢慢地张开个小眼。

她倒抽着气,声音象要哭出来一样:“哥……妹子要到了……哥……哥……

妹子给你……把花心打开了……”

我玩命一顶,鸡巴头顺着那更深处的肉眼,突破到一个新天地。

刘银的好象失去了活力,呆了一呆,片刻之后她不要命一般地将整个身子再往下一沉,生生地让龟头整个突进子宫口,颤颤地说了句:“射到我子宫里,不许浪费……啊……”

然后我开始尽情扫射,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全部浇到她的子宫里。

然后刘银只轻叫一声:“亲哥啊……”她的穴肉开始狂乱地抽动,狂泄出股股激流。

吃晚饭的时候我给小梅打电话,她才说她晚上不回来了,她想直接回北京。

“你是什么意思!当初不都答应了嘛!我求你了,小姑奶奶,你回来吧。”

“你不是要玩3P吗,你和谢总对那个刘淫!不是正好?!”

“那你也得回来拿卡,拿机票,拿身份证啊!”

“我恨死那个老东西了!才高二的女中学生也敢玩,还想把你也拖下水,我告诉你,我要到公安局告他!强奸幼女,不叛他个十年八年的!”梅雪突然间歇斯底里起来!

我几乎磨破了嘴皮子,梅雪才答应回来取东西,但一夜也不住了——以前说的关于和谢总的一切承诺全部取消:“都是钱闹的,为那么点钱,把老婆都送人了,你真无耻啊!我要和你离婚!你这个大变态!”

我恼羞成怒,脱口便说:“离就离,我要不离我去死!真要能离婚我做梦都笑醒!今晚就写协议书!你回来,我马上就写!你不回来,你自己走回北京。”

电话那边突然哑了,半响,才听到梅雪嘤嘤的哭声。之后便是号啕大哭。我一直也不说话。

“我同意了。”她过了十分钟左右才止住哭声。

我的心一紧,她真要离婚了。完了,一切都完了!

正在我快站不稳时,小梅又开口说起来:“但前提是你不能和那个小婊子有任何的关系,只要我发现你睡了她,你老许家祖宗八辈积的阴德都给你毁了,我他妈一定要亲手毁了她!我是说真的!”

“你是说?”

“我恨死谢芮峤这个王八蛋了!你看我怎么收拾他!我要搞得他……精尽人亡!”

我不作声。

“那个小丫头呢?”

“我刚刚把她送到出租车上,她搭火车回广州的家了。”虽然和刘银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到三个小时,但她那又凉又滑的皮肤让我爱不释手,细长的腿臂缠得我意乱情迷,从这一刻开始,我知道我将象无数个男人一样,每天撒上十个以上的谎,回家开门之前养成清理短信的习惯。

小梅不再做声,沉着脸进了洗手间。没五分钟电话响了起来。我知道是谢总的,他还以为一切都很顺利呢。三分钟前我给他发了个短信,告诉他小梅回房间了,让他按原计划打电话过来。

我故意不接电话。电话铃执着地响了一遍又一遍。

“你干嘛不接?”

小梅从浴室里探出头问我。

我苦着脸摇头:“我怕你会不高兴。”

“是那个王八蛋吗?我来接。”

小梅从浴室里出来,已经换上了睡衣。

“王八蛋,进来操我吧。”然后她就把电话挂掉了。

我差点跳起来,按原计划谢总可以在电话里挑逗她一下,象上次那样,然后我在小梅耳边再说些情话,让她半推半就地随了谢总,没想到小梅更爽快。

我更没想到的是,小梅没有片刻迟疑,从包里拿出摄相机,放到正对双人床的办公桌上,又找出两本书来垫在下面,开始调起焦来。谢总进来的时候,她头也没抬,对谢总道:“你去洗洗吧。我已经洗完了。”

谢总狐疑地看着小梅的举动,又看看我,我也一头雾水。

“小梅,你还准备摄相?”我轻轻地问道。

“对,你把那展落地灯也打开。”小梅继续着她的调试。看来她好象要准备拍一部成人AV一样。

谢总反而有些不敢了:“小梅,你要是真不愿意就算了,你拍这个算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拍一下你强奸我的镜头,怕你回北京就忘了,留做证据。”

谢总低头想了一下,一脸假笑地又问:“但万一你连房子也不想要了,回北京想告我呢?”

小梅没想到这一层,傻傻地看看我。

我也不知道怎么好。

“不如这么着,先拍你勾引我的诱奸场面,录相带我留下,再拍我强奸你的,录相带你老公拿走。”

他的理由是万一强奸拍完小梅就喊救命什么的,又有证据在手,他必死无疑了。

小梅看看我,我知道她心里已经同意了。谢总让我来拍,并说可以多角度地拍摄,将来回味起来肯定香艳无比。

小梅原来只是脸色平平的,听他竞无耻地公然说这个,几乎倒吸一口冷气,过了好一会儿,才镇定下来:“还有些事我得问清了。我老公将来的工资能定多少?”

“不到两万的月薪。这是人事部门一把手的工资最高限了。下个月内部招聘时走一下形式就行了,我和董总讲一下,绝对没问题。如果下半年我能当上公司的副总裁,七八成的把握,那么我可以让他回来再接我现在的位置,小许的能力大家都认可的,经营单位的一把手工资到七八万不成问题的,现在只能到人事部门这样的职能性部门当个一把手。”

他当副总裁这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我想,我开始需要对着镜子练拍马屁时的表情了。而且,我一定会去练习的。

“所以千万别黑我,双赢最好。”谢总腆着脸笑道。

小梅低下头沉吟一会儿,再抬起头时眼睛突然有些晶莹的珠光,她定定地看我一会儿,似乎是下了决心,转脸声音冷冷地对他说道:“去洗洗吧。”

“我真的洗过了,我向你发誓!我身上还有香皂的味呢!”谢总张开双臂就想搂她。

“等一下,还有个重要的事。”小梅冷笑着躲开谢总的搂抱。

“以后,我和我老公住到新家后,你只能做……第三者。不能扰乱我和他的正常生活。”

“第三者?”

“可以……上我,但不能常来,每周不能超过一次。”

“有点象偷情。”

小梅脸色突然一红:“呸,臭流氓,美死你!我疯了?!和你个臭老头有什么好偷情的!”谢总再抱她时,小梅便没再躲,任由他抱到怀里。

我拿起摄相机开始凑近拍摄,小梅抬起玉腿踢我一脚:“开始给你戴绿帽子了,你兴奋什么劲啊!先别拍了,先把我和他的爱床给收拾好。”

小梅因为有气便说话故意刺激我。

我真的去收拾起床了,把双人枕头并排放好,又找出一块浴巾来铺在中间。

小梅看到我这个举动,脸不禁再次泛起盎然的羞色,喃喃地骂了句:“男人都是流氓。”

谢总开始轻轻地抚摸起小梅的屁股,小梅一惊,一下子推开他。谢总诧异地看看小梅,小梅垂着眼睛道,“我去拿套子。”

“反正我早晚都要直接插进去的,要是今天危险,我就体外射精,好不好,小梅,就不用戴了吧?求你了,我给你跪下了。”

小梅还在犹豫之下,谢总真的跪了下去。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

家庭乱伦
点击:14212-2320:40嫂子
点击:9803-1415:42地铁里上了妈妈【完】
点击:11304-2800:26我和妈妈的新天地
点击:11504-2300:49與姐姐一家性福的日子
点击:13104-2504:11使用春药玩弄母亲
点击:21104-3003:07亂七八糟的家庭
点击:13404-2402:17強暴丈母娘
点击:17012-2015:11妻子出轨小姨子还
点击:29706-1503:03性感女邻居
点击:11906-1100:45欲望的冲突
点击:12908-1401:10我與繼父
点击:12204-0800:29岳母,我要操翻你
点击:8605-0405:34我和姊姊甜蜜的一晚
点击:11805-0405:34餐桌下的淫亂
点击:7703-1216:50我和妈妈真实的乱伦
点击:8104-1312:30老爸搞兒媳
点击:8808-2701:30嶽母大人
点击:19606-1401:43望子成龙2
点击:14105-0103:12買了春藥給老婆,可小姨子也要喝
点击:10405-1701:24对姐的侵犯
点击:9108-1600:55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
点击:16305-2302:13风骚表嫂1
点击:7004-2402:17母親解開了睡衣
点击:9004-0800:28公公媳婦之間的肉搏戰
点击:9204-2102:23奇異的亂倫換妻
点击:9004-2903:08在浴室姦淫媽媽
点击:8103-1415:42岳父死了,我酒后干岳母【1~3章】
点击:22106-0800:22各取所需
点击:5904-2102:23媽媽給我青春期的甜蜜
点击:6404-3003:06蕩母損友
点击:12008-2516:59淫荡妈妈被放上色情杂志
点击:22203-1413:40耻辱白塔2(完)
点击:12804-0718:19大亂倫近親換妻
点击:7804-2402:17初經人事,母親的肉體
点击:30112-0903:31当我爱上他女友
点击:14805-0201:01風流老爺蕩媳婦
点击:14908-2003:25幼嫩的表姑的味道。。。
点击:7207-1414:00【方姨】
点击:9904-2800:25挑逗着爹地的丁字裤
点击:11303-1515:43【真正的农村暴肏乱伦】
点击:10604-0103:21公公与儿媳性交的味道
点击:9603-1600:23为家庭和谐幸福,孝儿润母
点击:13506-1201:20妻妹书茵
点击:11804-1814:17插入兒媳的嫩穴
点击:10106-1303:48回到过去爱上你
点击:12804-2720:33媽媽快要射出來
点击:29806-1602:51我和表姐打水炮1
点击:11305-1201:44南部农村的表姐
点击:9008-1600:55小阿姨玩弄我的屁眼
点击:7204-2000:00丈母娘尹貝貝
点击:9804-2621:43我,媽媽和表哥
点击:10604-1720:38和老妈的第一次
点击:11804-3003:07女友 & 未來丈母娘
点击:12904-3003:07大屁股媽媽
点击:9804-2203:13颤抖吧!妈妈
点击:26406-1001:28叔母的诱人双峰1
点击:8205-0103:12後妻和繼女共享
点击:9401-2300:44我的女友被强
点击:8204-2903:07看見媽媽出軌后的方舟
点击:6004-2903:07淫亂的姑姑
TOP反馈